底蕴深厚的大宋楹联文化全年图库

  楹联是我国人民喜闻乐见富有民族特色的艺术形式,是语言艺术、书法艺术和装饰艺术的完美结合,是民族文化的瑰宝。大宋楹联文化在传承晋、唐、五代楹联文化的基础上发展到了新的高度,对中华楹联文化的发展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。

  中华楹联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汉语言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。它文辞精炼、言简意深,内涵丰富、意蕴厚重,平仄协调、对仗工整,描物写景、言志抒情,雅俗共赏、妙趣横生,千百年来为人民群众特别是文人雅士所喜爱,具有历久弥新的旺盛生命力。它的承载传统、教化民心、美饰环境、传播文明功能,对社会产生了独特、广泛而深远的影响。

  关于楹联的起源,虽有五代、唐代、梁代和晋代之说,但以当代联坛大师马萧萧为代表的多数联家认为,晋代吴郡吴县华亭(今上海松江)人陆云和洛阳人荀隐在文学家张华家撰书的通名联“日下荀鸣鹤,云间陆士龙”是最早的楹联。这副通名联比五代孟昶的春联“新年纳余庆,佳节号长春”早615年,且完全符合对偶、平仄声韵和当代公认的楹联标准。

  “擎天柱地两行字,汲古涵今一副联。”从晋至今,楹联一直是中华文学大家庭诗、词、曲、联“四姐妹”的重要成员,具有诗的血统,源于律诗的对偶,又从诗词中走出来,成为独立的文学体裁。它是大众的平民文学,最贴近群众、贴近生活,走向千门万户,走向公共建筑,走向商铺店家,没有哪一种文化能像楹联这样普及。它又是高雅的文学艺术,是文艺百花园中一朵奇葩,不但包含古今、包容天地,而且讲究平仄韵律、词对意联,耐咀耐嚼、意味无穷。

  “华夏民族之文化,历数千载之演进,而造极于赵宋之世。”著名历史学家陈寅恪先生的这一论断,既肯定宋代特别是北宋东京在中华文化发展历史上的重要地位,又说明在文化艺术繁荣兴盛的宋代,与书法艺术紧密相连的楹联文化业已相当普及并得到传承发展。

  唐宋两代是中华文化特别是诗词文化发展的鼎盛时期。楹联虽有其独立的文学地位,却是律诗的中心部分。律诗全首8句,中心的4句,按我国几千年来的特定规矩,应该吟成两副楹联,并力求工整对仗,使两联成为律诗的艺术精华,令人反复吟咏赏析。

  一是传承唐诗精华,使楹联文化在律诗中进一步发展。以北宋著名文学家王安石《示长安君》为例,颔联“草草杯盘供笑语,昏昏灯火话平生”,无论内容、词语还是音调、意境都是历代传诵的名句。颈联“自怜湖海三年隔,又作尘沙万里行”改用流水对,“三年”言时间之长,“万里”言距离之远,一纵一横,相辅相成;“湖海”言阻隔之深,“尘沙”言远行之苦,全年图库,二句以“自怜”和“又作”连成一气,更使人感到别易见难。全诗二联工稳对仗,词语传神,情韵相生,从而得以升华。

  二是广泛应用于政治、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,提升华夏文化品位。据宋岳坷《桯史》载,宋神宗熙宁年间,北方辽国遣使臣来东京,大学士苏轼奉诏接待。辽使,知道苏轼是有名学士,便出一上联“三光日月星”试他。苏轼略思,便以“四诗风雅颂”对之。苏轼见识超群,千古巧对,名不虚传,使辽使钦佩不已。

  三是在门庭和建筑物上镌刻或张贴楹联已成为民间习俗。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王安石的《元日》既道出了当年北宋开封人过年放“爆竹”、饮“屠苏”的盛况,又描绘了“千门万户”以“新桃”换“旧符”的盛景,说明当时逢年过节家家户户贴楹联已相当普遍。更有苏轼兄妹将6个词牌连缀成联张贴于门庭:“水仙子持碧玉簪,风前吹出声声慢,虞美人穿红绣鞋,月下行来步步娇。”两位文人把《水仙子》《碧玉簪》《声声慢》《虞美人》《红绣鞋》《步步娇》6个词牌名融入联中,绘就一幅美人轻移莲步、观赏夜景的生动画面,既彰显了宋词精萃,又宣扬了楹联文化,意境深远、令人叫绝。

  楹联文化传承到今天,在八朝古都、中国历史文化名城、中国书法名城开封,已经初步形成了以宋都御街、鼓楼商圈(包括鼓楼街、书店街、寺后街、马道街)两大街市楹联展示区和以龙亭、包公湖、清明上河园、中国翰园碑林、大相国寺、禹王台、铁塔公园和启封故园为主的八大景区(景点)楹联展示区,集中展示了楹联整齐对称的形式美、抑扬顿挫的韵律美、如诗如画的意境美和抒发情志的哲理美,令人心神激荡、流连忘返。

  “古城古韵四方珍萃集古阁,天趣天姿一幅清明上河图”。以古都明珠宋都御街为例,这里不仅集中了大宋文化东京“五宝”名家书画、汴绣、官瓷、木版年画和《清明上河图》,还有50多家商贾店铺的珍贵楹联、灿金牌匾、闪光旗招和朱栏雕窗,被确立为国家级中国收藏文化精品一条街。

  再赏特色历史文化名街书店街的两副较有品位的楹联:“琴唱瑟和留古调,客来宾往尽知音”“金印一刻盖九洲,铁笔六书润四海”。两联分别以“琴瑟”“宾客”“金印”“铁笔”“九洲”“四海”为对,既构思精巧、突出特色,又工整恰当、雅俗共赏。

  “江山沐秀色,大地浴春晖”。每到春节,古都处处“新桃换旧符”。从大门、厅堂、车库到粮囤、机房、储藏室,乃至家家户户的角角落落,都是红彤彤的一片,为节日增添了浓厚的喜庆气氛。平日里,不论婚丧嫁娶、生儿育女,还是建房迁居、店铺开业以及各种重要活动,古都人都沿袭这一文化传统,用楹联来营造浓厚的文化氛围。

  “改革开放兴伟业,经济建设展宏图”。迎来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古都大地,更是“水系南北歌烂漫,池连内外舞翩跹”;550万开封人民“奋发图强抒壮志,争奇斗胜竞英雄”“工农商贸顿开千秋业,科教文卫更上一层楼”“城乡面貌日新月异,社会建设长治久安”“家家和谐家家福,岁岁平安岁岁春”。这些选自我市“千门万户”门前的楹联证明,开封真不愧为一座楹联文化城!

  “陈桥驿黄袍加身鸿猷安社稷,东京城金殿正位神武定乾坤”。由我市著名作家、文化名人屈春山先生为龙亭大殿撰书的这副楹联,既运用历史典故讴歌了大宋王朝,传承了大宋楹联文化,又使著名景点光彩夺目,文化氛围更加浓郁。

  从我市八大楹联展示景区(景点)看,可以说是奇思妙构、出神入化,别具特色、各有千秋。既有“话八朝事,尚评清浊两湖水;登百尺台,徒叹盛衰万寿宫”的龙亭湖景区(含龙亭公园、天波杨府),又有“游开封府,品味大宋文化;拜包龙图,领略人间正气”的包公湖景区(含开封府、包公祠);既有“万里咸通,九帝繁华钟一卷;八方辐辏,千年逸韵胜三壶”的清明上河园,又有“公德千秋在,涛声四海闻”的中国翰园碑林;既有“寺仰千秋诗传海宇,钟鼓夜半声播扶桑”的大相国寺,又有“白云绕古塔,义士留夷门”的铁塔公园;既有“汴水长流,吹台雅奏,六国纵横留胜迹;众擎易举,慧日增辉,八方风雨汇中州”的禹王台公园,又有“仰天长啸,三十功名尘与土;壮怀激烈,八千里路云和月”的启封故园。特别是开封府的府尹们宋太宗、宋真宗、宋钦宗、寇准、范仲淹、包拯、欧阳修、蔡襄以及那个朝代的代表人物,个个文笔超凡,人人是撰书楹联的高手,体现了当时中华文明的最高水平。再看“一朝画卷在手,一日梦回千年”的清明上河园里的墨宝斋、翰风堂、凌云轩、文绣院等数十个景点和店铺,几乎家家门前都有一副贴近本行、绘声绘色、匠心独运、别开生面的楹联,让人不能不为大宋楹联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感慨万千。而由当代“文化愚公”李公涛先生创建,集诗、书、画、联等国粹于一园的中国翰园碑林,更是一座“功系千秋,益于当代”的大型文化艺术宝库。

  “鸿雁传书,对意两行传爱意;开封见喜,联花一束见心花”。据悉,在中国楹联学会的关怀与指导下,河南省楹联学会早在1995年就成立了。全省已有郑州、新乡、许昌、三门峡、南阳等市级学会和包括我市通许县在内的数十个县(市、区)级学会,发展会员600多名,开展了学术研讨、出版书报、召开年会、创建“中国楹联文化城市”和“中国最佳楹联文化城市”等一系列活动,为弘扬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、提升城市文化品位、提升市民文化素养、美化人居景区环境作出了积极贡献。

  如前所述,我市已经具备楹联文化的悠久历史、雄厚的群众基础、街市基础和景区基础,基本具备《中国楹联文化城市达标条件》,只要我们加强组织领导,补齐短板,积极开展经常性活动,就完全有希望一举建成“中国楹联文化城市”,为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和国际文化旅游名城奠定更为坚实的基础。为此,笔者多年来已在《开封日报》《汴梁晚报》《开封广播电视报》撰写《文化名城的楹联文化》《汴京街市楹联赏析》《何不景上添花》《何不更上一层楼》等文,积极宣传楹联文化,倡导景点、店铺悬挂更多的楹联,为景区添彩,为古都增辉。今天,再提出如下建议:在市委、市政府统一领导下,由中共开封市委宣传部牵头,文联和文化旅游部门加强组织领导,积极创建“中国楹联文化城市”,为谱写新时代中原更加出彩开封绚丽篇章贡献智慧和力量。

  楹联是中国文化的独特产物,是汉语言对句艺术、民俗文化、书法艺术与制作技艺四大要素相结合的产物,四大要素缺一不可。

  楹联是以汉语独特的语言艺术为基础的一种文化样式,联语对句是楹联的基础。汉语楹联,文字整齐、词语对仗、音律讲究节奏和平仄、意义讲究呼应与开张,它的起源要远远早于张贴悬挂的楹联标准形式。

  楹联中汉语言文化所具有的独特魅力,不仅仅在于它们都是整齐的单词或合成词以及成语,并以整齐雅致的形态出现,具有形式上的美感,还在于它们具有韵律,在对仗节奏中体现声律美,在仄起平收中突显音乐感。

  同时,随着时代的发展,中国书法艺术的加入给楹联增添了美感,体现了个体与整体的和谐,这是其他文字所不具备的。中国书法,自甲骨金文开始,到秦篆汉隶,魏晋楷书草书,早已经形成了成熟的文字,成为一种体系。以书法来书写楹联,不仅能将书法的独特魅力展现出来,还能体现出楹联的文化。在浙江杭州中山公园中,在“西湖天下景”的亭柱上,有一副这样的楹联被人关注:“水水山山处处明明秀秀,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”,它以行书和草书相间写成,曾经这里是清帝行宫的遗址,云树古木环绕,风景优美,用行书和草书写成,使楹联和周围的环境相得益彰,不仅体现了飘逸豁达的格局,还体现了景与人与情的融合。书法,渐渐成为书写楹联的基本形式。

  “天增岁月人增寿,春满乾坤福满门”。这副明代的对联由于与古老的年俗传统密切关联,因此一出手便成经典,到现在还是很多春联的首选。由于辞旧迎新,人们最易感受岁月流逝,所以祈求长寿平安便成为年俗的基本主题之一。明代的春联不仅帝王喜欢,平民百姓也很喜欢,自己不会写就求人写,不仅成为朝野共同的时尚,更是形成了一种传统。

  楹联文化不仅具有美感的形式,还包含了丰富的内涵。从古至今,每一副对联里都有创作者传达的深厚的思想内容。

  在文人的日常生活中,多以对联表达思想和情感,凸显楹联的审美功能,如把楹联作为雅居的装饰,美化生活,提升日常生活的境界。徐渭大幅度将楹联带入士大夫的雅致生活,这些楹联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空间形态,让诗意的栖息成为现实,“日午凭栏,看几点落花,听数声啼鸟;夜深缓步,待半帘明月,来一榻清风”。同样,在审美趣味上,楹联进入普通民众的生活多是以对对子来实现的。在很多民间故事中,对对联都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需要,对联也成为民间重要的谈资。楹联文化渐渐成为中国文化的代表样式,也成为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。

  中国楹联学会积极弘扬传承楹联文化,并成功地将楹联习俗申报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。与此同时,各地都在申请楹联习俗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以期引起各方面的重视。让楹联走入千家万户,让楹联回归日常生活,是楹联文化传承的根本目标。

  楹联传承,提高水准并不容易,它是社会文化综合实力的体现。诗词境界的提升、书法水准的提升、民俗生活的传承等都是基础,同时我们也要看到,建筑文化是否为楹联传承留有空间,民众休闲生活是否以雅致生活为目标,都会制约楹联的发展。在某种程度上,楹联文化的复兴可以视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标尺。 (田兆元)